纪念于蓝:永远活在观众的心里 也活在孩子们心里

纪念于蓝:永远活在观众的心里 也活在孩子们心里2020-06-28 10:03:21

她是新中国的“江姐”、“二十二个电影明星”,儿童电影制片厂的第一任导演,中国电影企业家和演员田放的妻子,导演田壮壮的母亲.

她是《烈火中永生》《新中国二十二个电影明星》中的“江姐”,儿童电影制片厂的第一任导演,中国电影企业家兼演员田放的妻子,第五代导演田壮壮。

据《北京日报》客户报道,田壮壮导演在一个朋友圈里写道:“妈妈走了,现在你的感官不再工作,你的心是独立的、赤裸的、清晰的,在现在,你以前从未经历过,现在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佛。”


纪念于蓝:永远活在观众的心里 也活在孩子们心里
玉兰@

他还说:“感谢所有关心我母亲的人,我想单独安静几天。”

扎根生活 塑造不朽银幕经典


纪念于蓝:永远活在观众的心里 也活在孩子们心里
年轻的玉兰@

余兰,原名余佩文,1921年6月3日出生于辽宁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她从小就是一名“战士”。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余岚一家逃到关内,几经波折,才勉强在北平立足。她被送到贵族学校,但仅仅20天后就离开了。“每天,我悄悄地用被子塞住窗户,听中央政府的广播,但我总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国民军英勇作战,全面撤退”。当时,住在新街口的余岚常看到日本装甲车在城里横行,“感觉车轮就像碾过他的胸膛”。余岚清晚年接受采访时谈到了他的青春期:“当时唯一的愿望就是参加抗日战争。”

1938年,余岚从朋友那里得知抗日游击队的消息,离家出走去寻找一支队伍。没想到,就在离开城门后,他被日本鬼子抓住,送进了宪兵队。之后,他被从家里救了出来。但很快于又离开家乡,去了抗日根据地。在决定去延安之前,余岚清的老朋友的妈妈把她原来的名字“余沛文”改成了“余岚清”,意思是“照耀你”。

1939年,她在抗日军事政治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她和江竹筠、江杰同年入党。

“江姐”几乎相当于一代中国人心目中的蓝脸。事实上,是余岚第一个发现了这个主题,并率先把它搬上了银幕。1961年,余岚清生病住院。她在病床上看到了小说《红岩》的连载,她被其中的人物深深地感动了。电影《烈火中永生》的名字也是余岚想出来的,灵感来自叶挺的诗《囚歌》:“我应该在火与血中获得永生。”这一称号最终由周恩来总理决定,并由郭沫若题词。

和姜姐有着同样的家庭贫困经历,也有过被捕和与敌人打交道的经历。余岚清说,看到《烈火中永生》后,她很感动,她想告诉观众他们共同的经历。

“我们都同时参加了抗日战争。她是地下组织,我在基地。我有很多好条件。我们有自己的八路军来保卫我们。他们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下工作,所以他们比我们更困难。我认为我的人生道路与姜姐的一致。”

为了更好地演绎江姐,在拍摄前的两三年里,余岚曾数次前往北戴河、重庆、成都、贵州进行考察,采访了《烈火中永生》的作者和江姐的前战友,留下了30多万字的笔记。

如今,许多人回想起江姐,他们总是被她绣红旗和安详死去的方式所感动。余岚清的准确解读赋予了人物不同于英雄的鲜活灵魂。余岚清回忆起自己晚年创作这个角色的经历时说:“我愿意扮演这个角色,是因为她太冷漠、太感人了,我对她无私奉献的崇高品格感到震惊。他们的行为,他们的行为,全展现给人民,让人民记住他们,永远记住这是我们国家真正的精英,我们国家的先锋,国家的英雄,人民都知道。”


纪念于蓝:永远活在观众的心里 也活在孩子们心里
《红岩》 Stills@@

尽管塑造了一代又一代人心中不朽的经典形象,余岚清对姜杰的角色也有着深深的遗憾。当她扮演姜杰得知丈夫牺牲的场景时,她应该痛哭流涕。然而,由于当时的一些“左”的思想,余岚清没能向观众展示姜姐热情的一面。演出结束后,余岚清一直在心里总结。她非常深刻地融入了这出戏。她一直以为姜姐刚刚失去了丈夫。面对一个像母亲一样的双枪老妇人,"眼泪必须是不可阻挡的,哭会更真实。"这种遗憾在她余生的采访中经常被提及。

余岚总对自己的演技要求很高,在艺术上力求完美。1961年,余岚以其戏剧电影《烈火中永生》获得第二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在这部电影中,余岚清成功地塑造了周濂,一个从普通家庭主妇成长为坚定的革命者的女英雄。就连周总理也对余岚清在《烈火中永生》的表现大加赞赏,称“余岚清是个好妈妈”。

然而,余岚仍认为这部电影的表现不够成功。这部电影需要由一个16岁的女孩来表演,直到她变成一个老妇人。因为当时化妆技术的限制,很难变成老太太。这也成了余岚一大遗憾。“我脸上有很多纸,这些纸与动作不协调,所以我认为这位老太太不太成功。”除了姜杰、和余岚之外的经典人物还有《革命家庭》红军家属向吾儿、《革命家庭》程念子、《翠岗红旗》张寡妇等。她总是深入人民群众,从生活的最真实的细节中捕捉塑造人物的基础和灵感。余岚曾说过,他非常感激在体验生活的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是我的朋友和老师,给了我创造的基础和创造的活力。”余岚清总结了他的表演艺术。文艺创作方法有十万一千种,但最根本、最关键、最可靠的方法是扎根于人民,扎根于生活

但是余岚当演员的艺术生命并不长。“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不久,余岚和丈夫田放一起被打败了。作为北方电影厂的关键“歹徒”,他们多次受到批评;后来,他们被送到北京郊区大兴县天堂河北影厂的“五七干校”参加劳动。正是在这个艰难的时期,余岚清失去了继续他热爱的表演工作的机会。在一次分娩中,余岚从屋顶上摔了下来,摔破了脸。虽然缝合后伤口外面没有疤痕,但伤口内部感染,损伤了她的面部神经,失去了演员应该控制她的表情的条件。1974年,当她在电影《龙须沟》的特写镜头中看到自己的右脸无意识地抽搐时,她知道自己不得不告别自己心爱的舞台。那一年,她的爱人田放去世了。不久之后,她发现乳腺癌已经发展到了晚期,于是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接踵而至,但是余岚如她扮演的女战士一样,并没有被打败。

花甲之年 为新中国儿童电影重新启程

余岚,不能继续当演员了,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忙于中国电影。改革开放后,中央工作会议号召全党和全社会关心青少年的成长。60岁的余岚清受命创办一家儿童电影制片厂,成为第一位导演。当时余岚正患乳腺癌。手术后不久,她的身体仍在慢慢恢复。然而,她被任命,并坚定地领导她的生活,并致力于紧张和繁忙的工作。她回忆起那一年的情景:“我仍然记得在6月1日前夕得知这个消息,那正好是我60岁生日。按照现行规定,我应该在60岁退休,但是党和人民需要我去的地方,我会毫不犹豫地去。”

从头开始很难。儿童电影厂成立之初,条件非常困难。起初,迎儿的厂房只能坐落在北营工厂接待处附近的一排杨树后面。在一排临时建造的极其简陋的平房里,一些拍摄设备和办公用具是余岚从制造商那里借来的。为了招兵买马,解决拍摄资金和设备的短缺,余在身边没有停留片刻。

制作儿童电影不赚钱,主要电影制片厂很少制作这样的作品。很少有有抱负的电影人把他们的创作热情和精力投入到儿童电影中。后来,儿童电影产业的导演宋冲说,当时,电影产业开玩笑地称儿童电影为“儿子的一代”。除了缺乏资金和设备,孩子们也缺乏才能。余岚以一种折衷的方式运用才能,同意由艺术家制作电影。据余岚清回忆,很快就提出拍摄《林家铺子》,冯·提出拍摄《林家铺子》作为一个人,我有这样的优势。如果我找到有天赋的人,我会给他们机会去比赛,看看他们的天赋如何。“在担任厂长期间,余岚清拍摄了19部彩色故事片。与此同时,儿童电影在20世纪80年代成为中国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林家铺子》在1982年赢得了第12届吉福尼国际青年电影节。共和国总统最佳荣誉奖和银牌;《侦察兵》获文化部1982年儿童故事片奖;《好爸爸坏爸爸》获得1986年第六届金鸡奖最佳儿童电影奖;1985年,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协会成立,儿童电影《童牛奖》诞生。第二年,增加了一个小法官奖.

但是余岚不满意。她很苦恼。”你越是去6月1日,你就越感到痛苦。“1985年,中国制作了86部故事片,其中只有3部是儿童电影。余岚清认为这个数字远远不能满足当时中国3亿儿童的精神需求。1986年,余岚从厂长的位置上退下来,成为一名艺术顾问,然后致力于在校园里推广儿童电影。她说:“艺术作品应该为孩子们服务,影响他们的一生,所以我们必须努力制作好电影,把好电影送到学校让孩子们看。“接管了儿童电影厂的工作后,余岚清知道自己已经老了,她一直在寻找更年轻的电影制作人,让他们理解儿童来接管儿童电影事业。《病毒金牌星期天》的导演宋冲是应余岚之邀从上海来到北京的。宋冲早年拍摄了儿童电影《四个小伙伴》。余岚清在孩子们中间做了一次“民意调查”,发现孩子们非常喜欢这部电影,于是他主动来上海了解张瑞芳、秦怡等“老姐妹”的情况。宋冲自己是看着余岚清的电影长大的,从《应声阿哥》到《少年彭德怀》,她的银幕形象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是我们的教材,我没想到有一天会和她一起工作。当宋冲1986年向北京汇报时,儿童电影厂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开始拥有自己的土地并建立自己的工厂。不过,宋冲还记得,儿童电影厂的人说,余岚几年前建厂时“摔断了腿,磨坏了嘴”。

宋冲记得余岚作为艺术委员会的主任,仍然每天去工厂工作。后来,儿童电影厂换了几个队,余兰坚持要去工厂。不管是什么具体的行政事务,她都要读剧本,看样品,提建议。”她亲自参与每一个项目,组织生产和创作,讨论工厂的大、小政策和政策。那时,我们不得不把儿童电影送给穷人和穷人,她也跑得非常积极。”宋冲回忆道。直到中国电影合并,儿童电影厂不再有自己的独立地址,于也不再去那里。在宋冲的印象中,在合并前已经退休的余岚清仍在为这家电影厂奔走,希望保住整个工厂。”可以说,从儿童电影厂的成立到发展和衰落,她经历了一路。“直到最近几年,余岚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和媒体的采访中,并且从未忘记继续为儿童电影代言。余岚清晚年总是在想,这样可以让孩子们看更多他们想看的好电影。面对近年来日益边缘化的儿童电影,真正为儿童制作的电影越来越少。余岚清多次呼吁“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认真有效地解决和推广儿童电影。"发展"

宋冲的妻子在北京电影厂长大,从小就和余岚清阿姨关系密切。在她的印象中

“余岚清从未离开过中国的儿童电影事业,从儿童电影事业的建立,到退休后作为顾问继续参与儿童电影活动,再到担任儿童电影协会主席以及国际儿童电影节和儿童牛奖的负责人。她永远活在观众的心中,也活在孩子们的心中。”宋冲说。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