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制片人卢静:预算少先保表演和剧本

《隐秘的角落》制片人卢静:预算少先保表演和剧本2020-06-30 13:43:15

鲁静透露,只要预算得到很好的控制,为结尾歌曲省钱就不是什么大问题。拍摄时,我会对辛爽说:“你不能延长时间限制,过期的结尾歌曲的钱会丢失。”。


《隐秘的角落》制片人卢静:预算少先保表演和剧本
《隐秘的角落》 Stills
《隐秘的角落》制片人卢静:预算少先保表演和剧本
《无证之罪》 Stills
《隐秘的角落》制片人卢静:预算少先保表演和剧本
《隐秘的角落》作家潘·斯蒂尔和制片人
《隐秘的角落》制片人卢静:预算少先保表演和剧本
《隐秘的角落》创建了这个团队。从左到右依次是:造型总监田壮壮、编辑总监路迪、录音总监张南、导演辛爽、摄影总监赵明、制作设计师李佳宁。

原标题:《隐秘的角落》制片人鲁静:如果预算少,我们必须先保留表演和剧本。

很多观众可能会注意到《隐秘的角落》是辛爽导演的第一部故事片,但很多人可能会忽略它。这部戏剧也是鲁静作为制片人的第一部作品。

作为《隐秘的角落》的制作人,鲁静见证了从最初的起点到这个项目发布的整个过程。2018年,原《坏小孩》版权所有人艾琪宜发现了之前合作过的万年电影,希望制作这部小说影视,而万年电影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何均一将项目交给了万年电影的联合制作人鲁静,于是接下来的故事便应运而生。

制作适合通过图像表达的故事是鲁静在最初的项目开发中所做的努力。比如,在编剧团队的建立上,从项目开始,她就聘请编剧浩阳孙对原小说进行改编并编写剧本提纲,保留了原作者子最精彩的人物和故事桥段,为整个改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美国编剧乔·卡卡西(Joe Kakashi)是《纸牌屋》编剧团队的成员,他在将整个故事从故事类型和剧本结构上转化为12集方面做得很好。从那以后,潘作为第一个编剧,仍然负责剧本的整个故事和人物,而作为剧本的策划者,为具体的情节和人物的细节增添了许多色彩。

作为《无证之罪》的执行制作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鲁静与该剧的创作团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隐秘的角落》的许多创作团队都曾在《无证之罪》中合作过,如摄影导演赵明、制作设计师李佳宁、造型导演田壮壮、编导陆迪、选角导演李俊霆。这些曾经并肩作战的杰出大师们让鲁静对这部电视剧的质量感到放心。

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成熟的团队和一个没有故事片经验但又严肃又有才华的导演辛爽,他才有机会直接成为《隐秘的角落》的导演。“创意团队非常强大,我非常信任他们,辛爽非常了解我,也明白这些人也是他的安全保障。我相信我们的经验能帮助他。我们想要的是导演的才华和风格,这非常合适。”

掌管主人和导演,鲁静需要掌管导演和演员。在故事创作中,演员团队一直在寻找演员,鲁静心中有两个候选人。其中一个是扮演张东升的秦昊。鲁静认为,在与《无证之罪》合作后,她和创始人都对秦浩怀表示感谢,并非常希望继续与她合作。另一个是扮演老陈的王景春。鲁静说,原著中没有的新角色是根据王景春在一开始写的。他们在《无证之罪》没有成功合作,但也有一些遗憾。这一次,她特别希望合作成功。

优秀的演员在拍照时也非常谨慎。秦昊在扮演杀人犯的过程中有一些“挣扎”,他也考虑到了张东升的整体变化逻辑。当辛爽、鲁静和剧组第一次带着10页的材料来秦浩的时候,秦浩刚刚谈到第三页就发现了角色逻辑的问题,并没有马上接手。幸运的是,辛爽和编剧团队多次润色这个角色,并与秦昊再次讨论。最后,秦昊决定加入。王景春在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后也收到了邀请。由于他的经纪人对《隐秘的角落》剧本的认可,他最终帮助团队说服王景春加入,并且他成为整部戏中第一个确认他参与的演员,这实际上帮助了整个团队后来的工作。

预定一个75天的拍摄周期花了77天,鲁静在现场呆了77天。对于新导演和新制片人来说,这种现场控制非常成功。湛江的阴雨天气、台风和潮汐,包括主要角色儿童演员的拍摄,都被他们克服了。《隐秘的角落》发布后,反响热烈的一个关键点就是“电影质感”。鲁静和她组建的整个团队的努力没有白费,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国产剧“爆炸模式”。

界面娱乐对话鲁静:

界面娱乐:《隐秘的角落》改编很难控制剧本的基调。你是如何找到编剧团队并确定改编方向的?

鲁静:这部电影的风格在进入剧本之前就已经在策划中完成了,这大概就定下了这样的基调。适应是困难的,最难的是找到一个编剧。因为这个项目,我认识了不少于30名编剧,他们每个人都读小说,并和我谈论大纲。有必要找到特别准确的编剧,挖掘出他们在这个项目中的特长,以便节省以后的时间。最后,四位编剧,卡卡西,老师,潘静和浩阳孙,有自己明确的分工。

Kakashi是美国的写字学教授,参与了《纸牌屋》的创作。我知道,当我了解他的时候,我会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他,和他谈谈如何加入我们的项目,并将整部小说翻译成英语,然后交给他。毕竟,他是美国人,对中国文化了解不多。这真的让他进入了剧情和人物,这不是他最擅长的,也不一定比中国编剧强。他的优势在于剧本的结构和剧本类型的判断。他帮助我们完成了一份完整的剧本手册,包括整部戏剧的体裁定位。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令人印象深刻。他说制片人必须做出选择。第一个选择是故事线A是关于三个孩子的成长和家庭感情,故事线B是悬念,第二个选择是故事线A和B是颠倒的。我基本上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个。我更喜欢讨论人们的感受和家庭。Kakashi老师告诉我,第一种选择是慢,讲故事时观众门槛更高,第二种选择是情节强、节奏快,这可能更容易被观众接受。

胡坤先生是我的哥哥,有家人和孩子,有丰富的生活经历。他将在许多具体的情节和人物中与我们分享他的许多故事。例如,他指出,当朱永平失去女儿或被绑架时,他不可能如此冷静。阎良的父亲住在精神病院,这也是他自己的故事,因为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进了精神病院。当他和他的妹妹去看他时,他的父亲神志不清,不认识他们,但是他的父亲记得他喜欢梨,所以他爬上院子里的树,为他摘下来。他总是说编剧不能决定他的生活,他必须有真实的感受。他非常擅长捕捉人物的小细节。

潘仍然是我们的第一个编剧。剧本的整个结构和每个角色都是她的创作。比如,周春红和马约会回来后擦了口红,包括吃橘子和让儿子喝牛奶。她非常擅长为人们铺路,所以当我决定第一种类型的家庭时,我认为她是最合适的。她在写作过程中也经历了生孩子的过程,并在中间体会到了一些母亲的感受,这些感受适用于故事中的两位母亲。

浩阳的孙其实是最早进入这个项目的编剧。整个项目的第一稿纲要是她在2018年4月写的。那时,他什么也没说,所以他读了小说并写了它。因为他特别喜欢紫金和陈,也喜欢《无证之罪》、阎良和里面的人物。他的工作主要是提炼小说中精彩的环节,保留其中珍贵的部分。

Interface Entertainment:观众可能会看到最大的改编,就是新增了老陈这个角色,阎良也融入了另外一个角色。你为什么要这样改变它?

鲁静:很多观众问颜亮为什么要取代丁浩。事实上,一方面,因为平台有项目策划,我希望我们能有“阎良”的角色,和以前的作品有一些联系;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整个生产团队对这个想法感到兴奋,并认为

起初,创意团队对阎良的第一印象还是像《无证之罪》中的侦探。然而,从当时的原始故事来看,它并不适合这个角色。他可以轻松地将破案作为整个故事的主线,从而打破我们将家庭成长设定为第一种类型,将悬念设定为第二种类型的剧本定位,这不是我们想要表达的。我们思考了大约两个星期,突然有一天,一个想法出现了:既然这是一个关于孩子的故事,为什么阎良不能是一个孩子呢?然后他们与平台交流,他们感到惊讶和兴奋,并感到有点有趣。

我们还写了四个儿童故事的版本。在这三部原著中,还有萧炎亮,像著名的侦探柯南,他可能是朱朝阳的邻居,但在完成之后,他发现它太丑了,完全打破了故事的主线。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们将整合阎良和丁浩。《无证之罪》中的阎良小时候不一定是侦探。也许他只是在今年夏天之后才想成为一名警察。我们只需要最后扣除问题,不要太拘束。

陈先生很早就认定家庭剧是第一类型,这意味着我们不能以刑警为主角。如果是国际刑警,悬念是第一种类型。那时,我们想,做一个想退休的老电影警察应该很有趣。陈先生和有分工,分工是以发展为背景的。陈先生负责守护世界上美好的事物,而则负责惩罚世界上邪恶的部分。我们也觉得每个孩子都有一个成年人来帮助他成长。老陈叶负责社会关怀,一路引导阎良成长。

Interface Entertainment:12集的多样化剧情大纲完成后,你为什么选择没有电视剧经验的辛爽来当导演?

鲁静:太神奇了。像其他人一样,我在《幻乐之城》遇见了他。后来,iQiyi的制作人来找我,说我很喜欢新导演辛爽,想和他合作,但他觉得交二三十个项目不合适,问我有没有好的项目让他看。当时,我想,他此时一定非常膨胀,所以我很有礼貌,给了他一个已经开发了三年的脚本。故事很小,讲的人更多。许多导演不愿意这样做,并觉得没有流量或商业价值。我当时处于相对应付的状态,给了辛爽一个策划案例。我没想到他会说他想第二天读原著,但他想第三天见我。当时,我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因为半个月后,当我以这种方式看待规划案例时,回复是很好的。经过交谈,我们发现我们有很好的理解。导演是一个非常追求者。他喜欢追求内容和他想表达的东西,但他不太在乎大投资和交通明星的加入。

我们为那个项目工作了半年,我和辛爽成了朋友。当时,我同时制定了《隐秘的角落》的大纲,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困难。我曾经请辛爽帮我看一下。他说给他一个晚上。第二天当他见到他时,他发现大纲里满是笔记。和我聊了五六个小时后,我很感动,觉得他很勇敢。后来,我是决定带头的导演。辛爽说他很喜欢这个故事,所以他把之前的项目放在一边,因为《隐秘的角落》比较完整和成熟,市场比较好。先做这个。

接口娱乐:你是《无证之罪》的执行制片人。这是第一次推出制作人的作品。压力大吗?我听说许多主要的创意团队来自《隐秘的角落》。主要有哪些?

鲁静:是的,压力很大而且很开心,因为《无证之罪》有很多兄弟姐妹愿意帮助我。摄影导演赵明,制作设计师李佳宁,造型导演田壮壮,编辑导演路迪,选角导演李俊霆。

界面娱乐:你是怎么把它们拿回来的?

鲁静:首先,我要感谢《无证之罪》的制作人康杞,是他把我带进了这样一个团队。大师们都是我的师兄。我比他们中的许多人小两级,我在学校认识他们。第一次合作是《无证之罪》。当我做《无证之罪》的时候,我觉得找到他们可以给我带来安全感,而且我熟悉他们的工作状态和形象风格。而且,在寻找它们的时候

因为当我们做《隐秘的角落》的时候,每个人都在看《紫金三部曲》和《陈》,我心里大概知道他们喜不喜欢。第一个是制作设计师贾宁,他当时打电话给他,说剧本快完成了。你想来吗?他问,你还打算去哈尔滨吗?我说要做些阳光明媚的东西,但他说不一样,所以他可以来。他没有问别人他们是谁。我特别感动。他只是想确保自己能做一些不同于《无证之罪》的事情,一些新的事情。

然后是剪辑总监,然后是造型总监庄,《无证之罪》在现场。当时,庄没有太多的戏可演,因为剧组投资不多,又是冬天,很难做模特。他有很好的美感。他不仅是一个影视项目,也是一线明星个人造型师。他还说《无证之罪》已经读了很长时间,非常想读。他非常熟悉。

晁明歌很难雇佣。那时,有许多好的项目在找他,有五六个人在排队。我只是一点一点地给他发剧本,谈论我们的目标和我们想做的事情。我给了创作很大的支持,谈了几个回合,最后选择了相信我们5或6个项目。

剧组也在《坏小孩》合作。这次挑选三个孩子非常重要,但是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录音导演张南是我的师兄。学校已经和他合作了。他从来没有演过戏剧,但演过电影和纪录片。他也没有读过这部小说。我告诉她我们要做什么项目已经很久了。他是最后一个定稿的大师。

我记得那天和南哥聊天后开车回家,当我把车停在楼下的时候哭了半个小时。我不知道如何描述那种感觉。我没想到他们会愿意帮助我。他们怎么能如此信任我并喜欢这个项目?那一刻非常感人。

Interface Entertainment:导演辛爽实际上没有在现场拍摄故事片的经验。你和创意团队有什么担心吗?

鲁静:我不担心它是假的。毕竟他没有任何故事片,但是因为创作团队非常强大,我非常信任他们,辛爽非常了解我,也明白这些人也是他安全的保证。我的创意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是朋友,他们俩,包括制作团队,在学校的时候一起拍照。我相信我们的经验能帮助他。我们想要的是导演的才华和风格,这非常合适。

我每天都去制片厂,虽然我坐在监视器旁边,我不知道这部电影是否好,但是我会做更多的工作来了解导演的感受以及他是否需要什么。我选择了他。我要做的就是相信他。作为制片人,我可能每天都要做很多选择,但我只需要看看辛爽想要什么,这是我们的制作部门应该对导演做的,而不是减少他想要表达的东西。

Interface Entertainment:我听说77天的制作周期只比预定的75天长两天,这对新导演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拍摄进度。

鲁静:它安全地完成了,中间没有重大事故,团队非常团结,导演也非常体谅我。每个人都有相同的目标,不会有太多的冲突。在这整整77天里,我只是让大师们信任董事们,也让董事们信任他们,所以他们很快就聚在了一起。毕竟,我们已经过了两天,因为这是一个南方城市和海边,多雨和台风,我们没有经验的是潮汐。大多数时候,白色的小船在水中摇摆,只有在退潮时才停在沙滩上。它可能后退一个小时,然后再上升,然后后退两个小时,然后再上升,这使得它很难射击。很多时候,我们会用一艘小船将设备运送到船上并安装好。在中间,我们也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台风,我们非常害怕白色的小船会被吹走,因为它是我们自己改装的,我们不能开车出去。当台风来临时,我们不能去安全港,但我们不得不呆在那里盯着船,担心它会被风吹走或散架。

还有钓鱼季节和钓鱼假期。找风景的时候,阎良带着普普去找一个有很多漂亮的船的地方。正是因为那一幕,湛江的肌理太强了,所以有很多渔船、渔民和吊桥。结果,whe

鲁静:辛爽是一个对画面有严格要求的导演,他正在杀害他的美术老师。我们的主色已经设定了很长时间,代表色是鲜黄色,就像蛋黄派的黄色。普普的服装,包括每个场景中的重要道具或一样东西,将会呈现亮黄色。然后在电影中会有正绿、正蓝、正红和正黄。我个人猜测,导演的意图是他认为非常干净和简单的颜色是儿童世界的颜色,不会有中性和混浊的颜色,如粉红色,紫色和橙色。

包括第七集,阎良小时候看着父亲被自行车带走,甚至路人出来晾衣服的颜色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事实上,很多细节,包括模特老师,你看到的所有汗水都是他做的,有点喷。

Interface Entertainment: Iqiyi对你的剧本的投入应该不小,合作程度相当高,包括每集结尾歌曲不同的特殊情况。

鲁静:是的,iQiyi这次给了我们很多创作空间,包括结尾歌曲,也帮我们把整个平台上的所有客户调到“不能跳过结尾歌曲”,因为每一集的主题都和结尾歌曲紧密相关。我知道这很难,但没人做过。这很复杂,我必须和各种各样的客户打交道,比如电视、手机和iPad。

要做12首结尾歌曲,我知道我必须相信导演,他的优势可以得到充分发挥。导演也有他自己的感受,毕竟他以前在乐队演奏过。有些级别的主管非常支持我。例如,他信任我所设定的造物主,我们也必须支持他。只要预算得到很好的控制,如果能省下制作结尾歌曲的钱,就不会有大问题。拍摄时,我会对辛爽说:“你不能延长时间限制,过期的结尾歌曲的钱会丢失。”。

interface entertainment:性能也是观众讨论的焦点之一。不仅挑选小演员很难,邀请秦昊、王景春、张颂文等人也很难。

鲁静:是的,比如说,秦昊,扮演一个杀人犯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开发这个项目的时候,我想让郝歌扮演张东升。为什么?这个角色脚本非常令人兴奋。有很多人想扮演这个角色,但我坚持用秦昊。许多人不明白,说我有一个“更好的”选择,他仍然有一个时间安排问题。但因为不仅是我,包括创作团队,对郝歌有着非常特殊的感情,我们非常感激,因为我们拍摄《无证之罪》的时候都是一群孩子,当时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网络戏剧。在那个时候,秦昊是我们眼中每天走红地毯的文学男神,愿意帮助我们表演和支持整部戏。我心里想的是,只要他喜欢这个角色,他就必须把它交给他,如果他不接我,他就会再次说服他。

郝哥哥当时正在拍摄。我和辛爽去横店和选角导演一起探索课堂,在房车里和他讨论剧本。辛爽是个了不起的人。看到每一个有创造力的演员都努力工作,认真工作,他们从来不坐在这里直接交谈,但他们都持有清晰的在iPad上绘制的密集音符或数字。当时我把这个字告诉了郝歌,到了第三页,那张10页的纸条不见了,说他不合逻辑,字也不准确。我知道辛爽的肚子里有东西,但他没有原谅自己,所以他关掉了iPad,听了郝歌的歌。我太失望了。当我出来时,我问他为什么什么也没说。他说秦浩是对的,我不需要解释。辛爽的吸收能力很强,很快转化为动力。后来,当他有了一个新剧本,他就去找秦昊讨论,包括彼此相撞的秃点。因此,秦昊信任我们的团队,当时唯一的斗争可能是扮演一个恶棍。

界面娱乐:你是怎么邀请王景春加入我们的?他作为警察的形象不需要太多的努力。

鲁静:我们根据王景春老师写的老陈。当时,《无证之罪》在找他,但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合作。当我们写《无证之罪》剧本时,王先生获得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我很为他高兴,但那一刻,我的心碎了,他肯定不会接受。此外,景春先生还

我告诉他老陈是个新角色。我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需要优秀的演员来帮助我们让我们的角色闪耀。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他是整部戏的第一个演员,当时包括郝歌在内的所有演员都还没有决定。他也等了我们一个多月,从六月到七月。他不想同时玩。他只想致力于作品的创作。我想王先生是一个获得最佳男演员的演员。网络戏剧市场如此之好,他可能想尝试更多不同的东西。

界面娱乐:你认为现在观众对社交媒体的讨论怎么样?现在看来,他们中的大多数都集中在故事和人物上。讨论的数量特别多。

鲁静:对于一部戏剧,观众接触的第一件事必须是表演和叙事,这可能与电影不同。如果我们的预算真的很少,不能照顾所有的部门,首先要保留的就是性能和脚本。只是我们很幸运有一个好的平台,我们可以有空间做更多的事情。

现在天气比我想象的还要热。看到豆瓣得了9.2分,我真的很感动。为什么我认为我们的观众这么好?你比我想象的更了解我们。而且,这些业内人士也让我特别感动。当我看到电影电视行业的好朋友们在朋友圈里帮忙打电话时,我特别感动,这让我感到有更多的同志。

Interface Entertainment:作为一名制作人,你会尝试在未来继续制作短片吗?

鲁静:是的,但是我当然不会拒绝长篇戏剧和电影。我认为观众是不同的。现在我有了制作短剧的经验,在制作短剧的过程中我尝到了乐趣。如果我继续做下一个,我肯定会愿意做,并为我感到安全。但是我们没有给观众他们想要的。这取决于故事本身适合多少集。也许《隐秘的角落》正好适合12集。有些人可能会说现在的生活节奏很快,人们没有耐心看长剧,但我认为内容应该和几集一样好,而且观众会在拍摄后观看。如果一个人只能拍12集,如果他要拉36集,观众肯定会骂他。如果你在12集里放了超过40集,你会被责骂。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