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集成本最高400万 限薪当下影视人该如何做?

单集成本最高400万 限薪当下影视人该如何做?2020-07-01 15:15:48

“我们不应该从字面上理解这些要求,”面对行业对降低成本的要求,资深编剧、导演和制片人白义奇说。


单集成本最高400万 限薪当下影视人该如何做?
横店恢复营业的第一天

记者刘艳秋

“你不应该像书一样说话来理解这些要求。”面对行业对降低成本的需求,资深编剧、导演兼制片人白义奇告诉界面娱乐。“流行病”正迫使电影和电视行业开始新一轮的成本削减。5月,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与六家影视制作公司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团结一心,共克时艰,行业自救行动的倡议书》,即《正午阳光》、《华策电影》、《宁蒙电影》、《辞文传媒》、《姚科传媒》、《新立传媒》。

《倡议书》中提到的大部分内容都不是新的,比如反对内容的“注水”,规范剧集长度,鼓励高质量的短剧,再次提出降低成本的要求,“从现在开始,影视剧和综艺节目制作的各个环节的成本体系和价格体系将会动态调整”。

2018年以来的影视寒冬叠加了疫情带来的不确定因素。2020年,影视产业从寒冷的冬天跌落到冰点。行业流动性紧张,上市公司市值大幅缩水。根据之前《经济日报》的报道,受疫情影响,2020年有5328家影视公司被取消或撤销,是2019年全年的1.78倍。据不完全统计,在疫情期间,大约60名工作人员停止拍摄,100个项目被推迟。据估计,今年的电视剧产量将比2019年减少30%。

现在,《倡议书》发布的信号足够清晰。平台和生产公司资金短缺,因此降低成本势在必行。但是我们怎样才能真正合理地降低成本呢?疫情过后,幸存的电影电视公司如何能走得更远?

“一刀切是有问题的”

在各种成本中,演员的有限工资来得更早。

早在2018年6月,五部委联合发布通知称,每部网络电影、电视剧、网络电视剧和网络视听节目的所有嘉宾和演员的总报酬不应超过该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和演员的报酬不应超过总报酬的70%。随后,三家视频网站与六大影视制作公司联合发布联合声明,共同遏制明星薪酬不合理现象:单个演员单集薪酬不超过100万元,最高总薪酬不超过5000万元。“5000万”是什么概念?新立传媒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如懿传》周迅和霍建华的薪酬分别为5350万元和5071.7万元,其中只有两位主演的公开薪酬占总制作成本的近35%。

现在,工资限制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2019年2月,爱奇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龚宇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2018年8月以后,购买电视剧的版权成本从1500多万集的最高水平下降到不到800万集,现在一部顶级演员的电视剧的价格上限是5000万元。

但在业内人士眼中,5000万英镑的最高工资仍然太高。


单集成本最高400万 限薪当下影视人该如何做?
照片来源:《如懿传》 Stills

一位制作爆炸性网络剧的制片人告诉界面娱乐,在工资限制令发布后,这个行业仍然处于畸形状态,任何不知名的二、三线演员都必须从200万或300万元开始,这使得其他环节赚的钱少于演员工资的一小部分。同时,底层演员的工资太低。

"在前一部戏中,当第一个英雄扮演我们的角色时,他的出价只有100万英镑。在那部戏大获成功后,他的出价现在达到了3000万英镑。相比之下,制片人一部戏只能得到20万到30万英镑。这也是由平台驱动的,但现在平台没钱了。”

白义奇告诉interface entertainment,在2014年之前,给一个演员1000万是一个很高的报酬,但是随着年中市场的波动,很多演员的报酬超过了1亿。“现在上亿的价格降到了1000万。将近100万集是最高价。这似乎是合理的,但如果与以前只有几百万的工资相比,可以说目前的工资是合理的。”

今年的两个提案再次规范了薪酬问题。4月,《关于厉行节约、共克时艰,规范行业秩序的倡议书》发布b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15000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

姚科媒体先后推出了《倡议书》、《倡议书》、《倡议书》等多部社会题材电视剧。今年仍有作品等待播出。姚科副总裁孙浩告诉界面娱乐,该公司的主要品牌系列包括关注社会话题和民生的现实主义作品,面向年轻人的创新作品,以及具有强烈男性情节的军事间谍战争作品。


单集成本最高400万 限薪当下影视人该如何做?
图像来源:《隐秘的角落》官方静态图片@

今年,姚科的规划不会有太大的调整。同时,将根据行业变化拓展其他品牌类型,关注内容上以年轻人为重点的创新项目,关注形式上的短剧、网络剧、网络电影等产品形式,鼓励常年与公司合作的作家朝这些方向创作。

在孙浩看来,增加对短剧的投资不仅是因为行业主管部门对行业管理的要求,还考虑到了作品的定位和观众观看习惯的变化。“姚科将尝试少量的短剧,但我们谈论的短剧更像是24集或30集,因为有些故事仍然需要一定的长度和空间来深入挖掘。”

在孙浩看来,整个社会的疫情防控可能成为未来的常态,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人员和资源的流动。在这种情况下,制作公司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专注于在特定的地方拍摄,缩短单位产品的长度和生产周期,加快项目周转,并通过与创意人员的沟通建立更合理的成本结构。

"如果你想让一个头部作品有一个真实的主题,至少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因为灯光脚本将会被打磨一年半到两年。现在我们只能缩短作品的长度,加快创作进度,在多个季节中发展。加快生产周期,充分利用以前的成果。”孙浩透露,即使在行业调整时期,姚科也将重点放在了负责人现实主义作品的布局上,因为这是公司的基础,而且公司在这方面已经做了长期的项目储备。

白义奇还告诉界面娱乐,公司今年准备的几个项目的量都在30集以下,同时,以前尝试过的互动剧也不再是公司布局的重点。“到目前为止,互动剧还没有积累足够的样本,因此无法判断互动剧的观众属性,国内外也没有真正高质量的互动剧,甚至《心术》也没有达到行业基准水平。”没有明确的方向,也没有好的现金样本。在白义奇看来,这一类暂时不会有特别大的爆发。

参与制作《离婚律师》的娱乐文化,同时探索垂直大众产品。

在创始人林宁看来,疫情是不可抗力,影视产业正处于周期性调整过程中。最根本的工业问题是消费者已经改变了。“新消费者在想什么?你是如何迎合或领导他们的?在创造者方面,有必要挖掘年轻的创造者吗?企业还需要考虑在多个层面培养生产者。”这些问题让林宁焦虑不安。

"内容端的制作方法过去非常传统,但是用户一直在改变。受众每五年可能会有很大的变化,随着媒体碎片化带来的用户分化,现在生产大众产品变得越来越困难。利基市场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林宁告诉界面娱乐。

因此,除了拥有更广泛受众的大众产品外,娱乐文化计划还深深扎根于垂直大众产品领域,正在推广的一系列主题是中华文明。在林宁看来,以中华文明为主题可能会形成千年知识产权,这需要先从历史中挖掘出文化母体,然后以现代人可以接受的情感方式以戏剧或电影的形式讲述故事。“像《安家》一样,一个非常传统的故事结构被嫁接到了唐朝文明的文化母体上,但它实际上是为现代人准备的。”为了接触年轻用户,岳跃文化还计划开发动画产品和新角色。

当行业进入调整期,岳跃文化去年决定大规模推出短片,并成立了一家专门制作短片的公司

在他看来,短片不会花很长时间来塑造人们的设计,它们通常会先给人们设置场景,然后再创造情节,这样一些新的智能手机可能会从中孵化出来。“以前有网络文字的时候,所有的小说都不看契丹,但现在网络文字已经成为新知识产权的起点。我认为未来的短片也可能成为知识产权的孵化基地。”

娱乐文化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华谊兄弟、万达传媒、慈文传媒等影视公司今年增加了MCN业务。但是有些人对此表示怀疑。在白义奇看来,长视频团队的优势从短视频中消失了。“我们擅长的是让内容更好。这个短片不需要精心制作,而是要瞬间爆炸。”

受疫情影响,同时在“精心立项、精心启动”的政策指导下,减少电视剧制作将是大势所趋。今年2月,广电总局调整了重点网络影视剧规划的备案和审核,要求申请人在填写系统时,除提交《特战荣耀》外,还要提交《穿越火线》。

许多受访者认为这将进一步降低该行业的生产能力,但今年和明年暂时不会出现戏剧性事件,因为仍有大量库存需要消耗,而减产后的一年可能压力更大。

白依奇已经在为他的新项目做准备了。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射击仍然有许多困难。“在二月和三月,每个人都想了很多方法来面对这个困境,但是他们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首先,很难将每个人固定在一个地方。其次,北京的一些摄影工棚要求一次只能有50人进入。对我们的行业来说,50人实际上是不够的。”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