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微商让艺人信息“裸奔”:5元买到航班信息

隐私微商让艺人信息“裸奔”:5元买到航班信息2020-07-07 16:23:31

据报道,出售艺术家隐私的“微型企业”活跃在社交网络上,艺术家的航班信息、通知甚至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和微型信号都可以买到。


隐私微商让艺人信息“裸奔”:5元买到航班信息
 艺人虞书欣朋友圈被卖

艺术家于以斯帖在网上抱怨他的朋友圈被卖了。这条新闻再次为出售艺术家的信息设定了新的标准。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调查发现,出售著名艺术家各种信息的“微商”活跃在社交网络上,艺术家的航班信息、通知单和酒店信息均可获得。更多的私人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和微信号也可以买到,几乎所有著名的艺术家都包括在内。在短短的20分钟内,记者以50元的价格在一家微型商业场所购买了一位受欢迎的男艺人的身份证号码、地址、父亲的姓名等信息,并获得了其他航班信息。

一条信息多少钱?价格惊人,最常见的航班信息和酒店信息一般都在10元以下,这意味着粉丝们可以根据这些信息搭乘飞机,封锁酒店,观看偶像。

一位购买航班信息并拿起飞机的粉丝说:“购买航班信息来拿起飞机是近距离观看偶像的最容易的机会,所以很多人都买了它。”

5元即可得到航班具体到达时间

粉丝了解偶像的一切是一种本能。

95之后,学生们爱上了一位艺术家,并经常在微博上表达他们对偶像的爱。一位微博用户给她发了一条私人信息,表明她出售了这位艺术家的飞行信息,并留下了一个微信号。

此人的微博很简单,大部分都是“艺人姓名,航班图标目的地”,但却经常发布。出于好奇,萧载添加了他的微信,发现他的朋友圈每天都在更新艺术家的航班信息,只花了5元钱就得到具体的航班到达时间。

小寨的粉丝和朋友经常谈论搭飞机的经历,很多人推荐她购买信息的微信号。不知不觉中,小寨已经增加了十几家“隐私微型企业”。每天,他们在朋友圈子里宣布明星航班信息,并在上海看到航班降落,这让在上海的萧载觉得很容易遇到偶像。

有一次,当偶像遇到一个糟糕的情况时,萧仔有了去接飞机的冲动。她花了10元钱从一家微型企业购买航班信息,这家企业长期以来一直观察并感到可靠,并在机场满足了她的偶像。

“我只是想看看他离线时的样子,而且价格太便宜了,不能买也不能输。”萧载说,只要你愿意花钱,你可以为艺术家买一切。

小石也去接机,他主动在微博上寻找艺术家的“隐私小生意”。她在微博上搜索偶像的名字,自然看到微博用户更新了他们的偶像之旅。添加微信后,她多次购买了偶像的航班信息,每条信息的最高价格不超过10元。

“这是近距离看偶像的最低成本机会”,小石的演唱会门票价格是几百元。尤其是在COVID-19肺炎爆发期间,大部分表演都暂停了,除了看别人拍的照片,没有任何频道可以看到偶像的现状。

购买信息去崇拜对许多粉丝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很容易。记者可以很容易地在微博和游手好闲的鱼上找到出售艺术家信息的微型企业,他们的朋友圈也很相似,大多数人出售艺术家的航班信息、通知广告和一些活动的入场机会。

当一名记者问一家“隐私微型企业”是否有艺术家的身份证号码时,对方说有,并给出了50元的价格。转账50元后,记者得到了这位流行歌手的身份证号码、原名、家庭住址、父母姓名等信息,整个交易不到20分钟。

对方还说:“我会给你航班信息。你想告诉我哪颗星?”

价格分三六九等,能包月还能当代理

对于“隐私小生意”,找到顾客是最重要的。

通常,他们会在微博、游手好闲的鱼、帖子栏等社交网络上发布信息。或者通过在微博上搜索粉丝直接发送私人信息。在微信上与顾客成为朋友后,他们在朋友圈里发布广告,最后在微信上交易。

这些信息通常被社交网络上的缩写所取代,如“sfz=身份证”、“hb=航班”,或直接标有“旅程、公告”等。这是

信息的价格也分为三六种,其中航班信息的价格最便宜,大多在10元以下;通知的价格是第二位的,大约是几十元;与隐私相关的信息,如身份证和入场券,是最贵的,价格约为100元。

一些微型企业也推出了昂贵的“信息月订阅”服务。肖载透露,她曾看到一家微型企业,对所有著名艺术家的航班和通知收取5000元的“每月订阅费”,主要针对为艺术家拍照并将照片卖给粉丝以赚取更多钱的“站姐”。

像其他小微企业一样,“隐私小微企业”出售自己,开发出“代理”——,花费约100元成为“代理”,这样它就可以获得信息并长期销售给他人,成为下一个“隐私小微企业”。

这些信息是怎么来的?几乎每个人都闪烁其词,遮遮掩掩。有些人说“我有自己的频道”,而另一些人说“我自己检查过了”。

《北京商报》的一篇调查文章显示,一名销售信息的人说,他的酒店、宿舍和其他信息是从该公司获得的;了解该明星所属公司的人或常年在团队中的人在相互熟悉之后,可以直接从内部人员那里了解该明星的动态。

此外,航空公司、酒店和其他地方的员工也是泄露明星信息的来源之一。今年1月,有人在网上说,一家疑似航空公司的一名员工曾多次在微博上发布明星乘客信息,涉及韩红、妮妮、杰森、周笔畅和艾伦等艺术家。随后,该微博用户被证实是空姐,并被禁飞。

艺人的信息在互联网上“裸奔”

打开“隐私微博”的朋友圈。受欢迎的明星、新秀、受欢迎的综艺节目、正在拍摄的电影和电视剧.各种信息都有,背面直接标有“需要隐私”。

这意味着这些工作人员和艺术家的信息正在互联网上裸奔。

一家知名娱乐公司的经纪人告诉记者,炙手可热的艺术家将面临隐私泄露的问题,“尤其是交通艺术家和选秀艺术家更有可能出现这个问题,比如航班、私人旅行、朋友圈等等”。

然而,在每个粉丝的心中,艺术家隐私有不同的定义。

在小石看来,明星在机场的不同区域拥有不同的隐私权。他们在廊桥属于隐私,所以他们不能拍照,当他们看到别人拍的照片,他们不会传播。然而,机场接待大厅是一个公共场所,所以她认为在那里等候去眼冒金星是无可非议的。

但小石也承认他是一个有道德的粉丝,不会打扰偶像的生活和旅行。然而,如果“跟踪粉丝”或罪犯掌握了艺术家的信息,“他们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也有很多人认为粉丝的接送和参观课程也增加了艺术家的受欢迎程度。一些艺术家甚至故意发送信息,希望粉丝们能拿起机器,而艺术家的职业决定会泄露一些隐私。

毫无疑问,隐私泄露影响了许多艺术家的生活。艺术家休(Hugh)别无选择,只能在一个访谈节目中提到,在机组人员工作期间,许多不知名的人加入了他们的朋友,并认定他们的联系信息已经泄露,因此他们不得不打开手机飞行模式,因为受到骚扰。

同样,隐私泄露会带来更多的隐患。例如,粉丝们获取艺术家的航班信息,在机场接机,到达出口、售票柜台、登机口和接机口,甚至还有粉丝在飞机上。一些狂热分子也从经济舱涌向艺术家所在的头等舱,索要签名、照片和照片。这给现场秩序带来了混乱,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并造成了安全隐患。

去年,上海虹桥机场航站楼的自动扶梯玻璃被机场接机粉丝砸碎,原因是当晚有很多明星到达机场,而了解到机场信息的粉丝们也在机场聚集。

2018年,民航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通知提到了三点:一是防止知名乘客信息泄露;第二,加强机场秩序,避免大量球迷聚集;第三,停止扰乱风扇机器的秩序。提醒粉丝要理性,崇拜。但是直到今天,它仍然被反复禁止。

"这种现象主要是由于当前

“但没有哪个明星或团队会鼓励这种行为,而且只能勉强接受。“跟踪粉丝”的问题基本上是所有交通艺术家的难题。《追星族》有吸引力,牛自然有市场。”经纪人说。

艺人发在“朋友圈”的信息是不是隐私

以斯帖得知朋友圈被泄露后无奈地说:“难道我连最后一个小小的世界都没有吗?“这个消息引起了关注。艺术家在其朋友圈里传递的信息是私人的吗?

《民法典》刚刚通过对隐私权的明确定义:第1032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通过刺探、侵入、泄露或者公开等方式侵犯他人的隐私权。隐私是指一个自然人平静地生活,不愿意被他人知道的私人空间、私人活动和私人信息。

但是朋友圈是否是“私人的”还是有争议的。

Beijing律师事务所律师熊表示,出售和披露航班信息是违法的,但“朋友圈”的内容不一定是隐私,但可能涉及隐私。

熊解释说:“如果你在朋友圈里发表一些非法内容,公安机关会认为你是在公开平台上发表,并会进行调查。然而,在传统民法理论中,人们认为朋友圈是对特定对象开放的,不应该被计算在内。作为一个公共场所,它仍然需要对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

熊认为,困境在于有许多商业模式和业务需要在提供个人信息的前提下建立,因此其保管和商业使用确实是一个难以监管的领域,而公民所能做的实际上非常有限。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