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益恶化的中澳关系从澳大利亚情报界如何在阴影下操纵中国政策开始


【环球时报记者王璋、环球时报驻德加特约记者青木涛、矮房、王慧聪】13日,关于突袭中国记者在澳大利亚的住所一事,澳大利亚内政部长达登拒绝证实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6月份“审问”了4名中国记者,但称该机构确实发动了“行动”。在过去的几年里,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特别是ASIO,在媒体上的曝光率大大增加,在澳大利亚的对外交流中,尤其是在恶化的澳中关系中发挥了突出的作用。去年,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甚至用“疯子”一词批评澳大利亚情报机构负责人。观察家认为,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已经从幕后走向舞台。"情报机构主导澳中关系是不正常的."一位德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说。

荒唐的“金刚狼议员团”


“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角色近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跳到了干预国家政策的阶段。”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教授陈红1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最近,特别是在与中国有关的问题上,有时澳大利亚情报机构会主动直言不讳。既有现任情报机构负责人,也有退休人员。由于他们过去在政府情报部门的背景,他们的声音中增加了“权威”的分量。


这些人中有一个很有名。去年年底,他和另一名澳大利亚议员(詹姆斯·帕特森)访问中国的签证被拒。当时中方回应说“中国人民不欢迎无缘无故抹黑中国的人”。他是澳大利亚自由党成员安德鲁·哈斯蒂,被英国人《卫报》称为“臭名昭著的反华鹰派”。前几天,一个所谓的“各国议会联盟对华政策”发表声明,声称中国在欺负澳大利亚,哈斯蒂是澳大利亚在该组织的代表。


海斯蒂是澳大利亚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去年8月,他宣称中国的崛起可能危及澳大利亚的主权和自由,甚至将西方对待中国的方式比作法国未能阻止纳粹德国的“绥靖政策”。在澳大利亚,议会情报和安全联合委员会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这是议会两党之间的合作机制。委员会定期收到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关于中国的简报。赫西自出任委员会主席以来,多次站在台前操纵反华问题。澳大利亚禁止华为作为5G设备供应商,是他的委员会推动的。


有趣的是,海斯蒂还和其他人(自由党议员蒂姆·威尔逊、自由党参议员詹姆斯·帕特森、工党参议员金伯利·基奇等)组成了金刚狼立法机构。),声称“大胆抵制中国势力的扩张”。“金刚狼”这个名字与1984年的好莱坞电影《赤色黎明》有关。影片中,面对苏联入侵,一群美国少年英勇抵抗,最终战胜了敌人。他们的绰号是“金刚狼”。有澳洲学者评论国家选出的舆论代表在电影中模仿美国青少年,说我真的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本月上半月,路透社一篇关于中澳关系的文章也提到了澳大利亚议会两党议员组成的金刚狼议会小组。文章认为,近年来双边关系的急剧下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一批具有安全情报背景的澳大利亚官员造成的,大量此类人员进入澳大利亚政坛。


希勒是澳大利亚国家情报局副局长,2016年至2018年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工作。希勒是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和艾伯特的国家安全顾问。作为澳美军事同盟的支持者,2017年在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希勒宣称中国“蓄意破坏自由世界秩序及其基础”。路透社表示,希勒现在是澳大利亚对华政策中最有影响力的人,他也在推动澳大利亚加强与日本和印度的合作。


一些退休的情报官员不愿意孤独。去年11月,从ASIO董事职位上退休的邓肯·刘易斯(Duncan Lewis)向媒体声称,中国试图通过间谍活动和操纵影响力来接管澳大利亚的政治体系。针对他的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我们已经多次回应澳大利亚有关人士的类似言论,我实在懒得在此重复。”


邓肯·刘易斯的继任者是迈克·伯吉斯。去年8月,当哈斯蒂的言论引起争议时,伯吉斯说,外国势力的干涉和间谍活动的威胁是“非常真实和严重的”。澳大利亚媒体声称伯吉斯很特别,他经常公开讲话,甚至通过社交媒体发声。伯吉斯此前曾担任澳大利亚最高技术情报机构——通信管理局(ASD)局长,并在任职期间专门提到了所谓的“中国威胁”。


一个个神秘组织走向台前


澳大利亚的情报系统相当庞大,主要由6个“核心情报机构”组成,——国家情报局(ONI)、安全情报局(ASIO)、秘密情报局(ASIS)、通信管理局(ASD)、地理空间情报组织(AGO)、国防情报组织(DIO)等4个部门(澳大利亚),其中ASIS是名副其实的“秘密”组织。早在1952年就成立了,但直到1975年才被一位议员提及,两年后澳大利亚政府才承认其存在。ASIO是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情报机构,成立于1949年。当时,英美基于《维诺纳计划》破译苏联克格勃与外国使馆秘密情报人员的电报,认为“苏联间谍在澳大利亚猖獗”,并因此中止与澳大利亚的情报共享,迫使澳大利亚建立ASIO。


ASIO很有名,这几年因为在涉华问题上行动频繁而备受关注。特别是2017年6月,ASIO公布了一份所谓的机密文件,揭开了指责中国“渗透”澳的序幕。几个月后,该机构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外国军队正在对澳大利亚进行大规模无情的间谍活动”。据一些分析人士称,ASIO报告发布后,澳大利亚国防和安全机构成为时任总理特恩布尔的主要顾问,并接管了对华政策。


今年6月下旬,澳大利亚情报机构和联邦警察突袭了一名议员的住宅和办公室,因为他们怀疑他在“与共产党沟通”。这是对ASIO领导的所谓外国干预的调查的一部分,所谓的《反外国干预法》首次被公开引用。《悉尼先驱晨报》称之为“ASIO近代史上最重要的调查之一”。


事实上,活跃起来的不仅仅是ASIO。澳大利亚国际事务研究所2019年6月出版的《走出阴影:澳大利亚情报界领袖公开发声》称,澳大利亚情报界的公众形象越来越清晰。文章提到,2018年10月底,澳大利亚通信管理局(ASD)通过在推特上发布“长期听众,第一次打电话的人”,结束了70年来相对保密和封闭的局面。在反华“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一年一度的“国家安全晚宴”上,时任所长的伯吉斯不再推诿该机构的“安全”角色,而是大谈特谈。


ASD其实是澳洲的“网军”,座右铭是“揭开别人的秘密,保守自己的秘密”。澳洲广播公司曾经分析过,一般来说,ASD是“抓黑客的黑客”。据媒体报道,华为拒绝澳大利亚政府5G竞标的关键在于ASD提交的几份材料。而其“开窗”也成为澳大利亚情报组织突然发起的一系列高调行动之一。


曾有一段时间,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总部大多设在墨尔本,而政策部设在堪培拉。后来双方合作开始增多,澳洲情报界也不断扩大。2017年底,澳大利亚成立了一个新的超级安全部门,即内政部——,负责情报和执法、移民和边境保护,目的是"使澳大利亚更加安全"。这一变化迅速巩固了ASIO和ASIS在澳大利亚外交政策制定中的突出地位,使澳大利亚的安全机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说无论是华为被封杀,还是反外干扰法案通过,类似的举动都表明神秘情报机构在暗中舒展肌肉,反映出堪培拉权力结构的变化。一位资深的美国外交政策专家私下里说,澳大利亚情报


心甘情愿替美国“干脏活儿”?


“澳大利亚与四个朋友的全面监视”,德意志银行之前的一份报告详细描述了澳大利亚首都坎培拉的ASIO的不同之处:厚厚的墙,防弹的钢门,深深的防护沟,防弹的窗户……总共花费了5亿欧元。这是一个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监视亚洲的中心,它不仅仅关注中国。根据协议,澳大利亚对从印度洋到西太平洋的所有国家负责。“这是我们的监视区域,无论我们监视哪里,我们都会和美国人分享。”堪培拉大学的信息安全专家巴尔说。


据了解,澳大利亚的八个监测站可以覆盖整个亚洲大陆,拦截各种形式的卫星通信,监测电话,阅读电子邮件。对于中国大陆和东南亚,是从澳大利亚的松夏基地监测的。ASIO现任局长伯吉斯曾在那里的澳美联合防御设施服役。该基地位于沙漠地区,是美国最机密的卫星跟踪和导弹发射监控地点。香港位于澳大利亚西海岸。


澳洲还参与美国牵头的“特种班”等情报项目。堪培拉还通过监听印尼领导人的电话引发了一场外交危机。事实上,澳大利亚是代表美国安全部门进行间谍活动的。澳大利亚一些前情报官员抱怨说,澳大利亚和美国是“单向数据通道”,澳大利亚为美国做“脏活”,而美国却忽视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情报机构与美国关系密切,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美国主导。澳大利亚不仅率先禁止华为,其情报官员还积极游说英国与美国一起加入禁令。今年年初,澳大利亚金刚狼在英国《环球时报》发表声明,强烈反对英国政府允许华为设备进入该国5G网络。澳大利亚著名学者休·怀特(Hugh White)曾说,在澳大利亚目前的外交政策制定中,国家安全“成了一个魔咒”,情报机构“似乎成了终极的地区法院”,导致处事方式更加粗鲁和神秘,尤其是在对华关系上。去年5月,澳大利亚大选前,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公开批评澳大利亚情报部门负责人是操纵政府外交政策的“疯子”。


陈红告诉记者《泰晤士报》,澳大利亚的情报机构现在扮演的角色与过去不同,不仅收集和分析情报,有时还“发布”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让新闻机构去做。他们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不是真的,还说不利于自己的形象,就把材料喂给新闻机构。就像去年所谓的“叛逃中国特工”王立强事件一样,据说后者在20多岁时指挥了港台地区的重大情报活动,是澳大利亚媒体曝光了他。澳洲情报部门一直关注,表示关注,洗清自己,但澳洲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后,就不了了之了。


German 《环球时报》杂志8月份的一篇报道说,曾几何时,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原材料和牛肉,中国“出口”外国留学生和游客,从而推动了澳大利亚几十年的发展。但现在,澳大利亚面临两大挑战:中国的崛起和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以及气候变化。在美国官员的敦促下,澳大利亚情报机构推行了一系列措施,成为主导澳中关系的主要力量。中国研究人员、企业家,甚至与中国关系密切的澳大利亚议员也被指控为间谍。


“澳大利亚对华外交进入误区”,柏林国际政治学者魏海恩告诉《明镜》记者,情报机构主导澳中关系是不正常的。欧洲国家的情报机构有时会发布未经证实的报告,但通常不会影响正常的外交关系。目前,ASIO等机构严重影响了中澳关系,这些机构受美国影响很大。事实上,澳大利亚本身就是最大的受害者,其经济也是如此


为您推荐

美国官员先后访问台湾外交部肯定会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包括针对相关个人-

美国官员先后访问台湾外交部肯定会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包括针对相关个人-

原标题:美国官员陆续访台外交部:中方将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包括针对相关个人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王外交部发言人21日主持外...

2020-09-21 标签:中国美国中美
现代版的《富春山居图》作者是习近平-

现代版的《富春山居图》作者是习近平-

(近观中国)现代版“富春山居图”,习近平如此运笔娱乐,北京,9月20日。问题:现代版《富春山居图》,作者习近平作者钟三平...

2020-09-21 标签:习近平中国乡村

驻加拿大大使加拿大在孟晚舟事件中被美国利用应予以认真反映-

2020年9月18日,加拿大驻华大使丛出席由中国大学在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举办的第十届加中经济政策全国论坛网络研讨会并发表...

2020-09-20 标签:中国中加加拿大

川普相对于俄罗斯中国对美国来说是个更大的问题-

原标题:再来!特朗普:相比俄罗斯,中国对美国来说是个更大的问题。[环球网报道]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报道,美国当地时间9月1...

2020-09-20 标签:中国美国俄罗斯

板鸭普洱茶中国特产已经在欧洲获得官方认证-

  海评面:盐水鸭、普洱茶……中国特产在欧洲有了“官方认证”9月14日,中欧正式签署《中欧地理标志协议》,将两地100种...

2020-09-19 标签:中欧中国协议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