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剧接连播出 李宗翰:不做“塔尖”上的人

谈到如何在风云变幻的影视圈保持良好的心态,李宗翰说,“这取决于你想成为一颗流星还是一颗明星”。


新剧接连播出 李宗翰:不做“塔尖”上的人
@

在刚刚完成的电视剧《《安家》》中,李宗翰饰演的翟小芸让观众牙痒痒。在新剧《《如果岁月可回头》》中,他变成了黄九恒,一个忍气吞声的人。中年时,他遇到了婚姻危机,他手里的女儿不是他的。这种巨大的反差证明了李宗翰表演的多样性。李宗翰出道20多年来,一直是电视屏幕上“熟悉的面孔”。从早期被称为“民国戏剧第一小字辈”的大男主人,到现在影视剧的黄金配角,李宗翰一个接一个地以绿叶角色成为影视圈的“常青树”。近日,李宗翰接受了齐鲁晚报齐鲁一台的采访。他谈到如何在多变的影视圈保持良好的态度。李宗翰说,“这取决于你想成为流星还是恒星。”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

记者刘雨涵

与好友拍戏“自我放纵”

体重达到巅峰成“肿哥”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在之前的电视剧《恋爱先生》中,你与金东和李乃文有过合作。这次你们三个兄弟在《如果岁月可回头》又见面了。是这个合作伙伴小组让你得到了这部戏吗?

李宗翰:在拍这部戏之前,我刚刚拍了《奔腾岁月》。我非常非常累。事实上,我真的很想好好休息,但是这出戏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想让我们三个结合起来,我就接受了。这是我和东东第三次合作了。我一开始就问他为什么要我玩。他告诉我,我们这一代人不容易,我们应该拍些照片。我认为这句话足以达成我心中好朋友的默契。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在这出戏里,你扮演的黄九恒和另外两位明星扮演的白智勇、蓝天余被称为“白、黄、蓝三兄弟”。你认为黄九恒和另外两个角色有什么区别?

李宗翰:事实上,我想在这部戏的开头扮演蓝天傻瓜。我想蓝天愚人大学老师的气质会和我相似,但后来我演了黄九恒。我以前从未扮演过这样的角色。黄九恒最吸引我的是他的宽容。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为了能够和朋友一起行动,你们的合作过程应该是平稳愉快的,对吗?

李宗翰:我们的拍摄氛围非常好,很多表演都是即兴的。事实上,剧中的一些小把戏还没有被讨论过。在主任给出既定的政策后,我们依靠我们三人的默契来完成它。所以我在拍摄的时候有点自我放纵,那可能是我一生中最胖的时候,体重162公斤。那时,新疆和晋东都叫我“李重汉”和“重哥”。

齐鲁晚报齐鲁1: 《如果岁月可回头》是一个关于“老男孩”的故事。虽然他们是中年人,但他们仍有大男孩的心态。你认为你在现实中是一个“老男孩”吗?

李宗翰:我不认为我是“老男孩”。我将永远是一个“小男孩”。我是一个“小男孩”,心中有一个“大男人”。我总是叫我“老黄”或剧中的什么名字,但我也不习惯。我不认为我们是中年人,我认为我们的心态是一直保持年轻,所以我非常注意维护我的形象、身材和状态。我每天会去健身房两个多小时,我会坚持节食,从160多公斤到130多公斤。

齐鲁晚报齐鲁1:“如果岁月可以倒流”,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李宗翰:我渴望的生活简单而平静。看到一颗美丽的心,一幅美丽的风景,三五个知心朋友和一个健康的身体就足够了。如果岁月真的可以倒流,我就不会成为一名演员。我不想让太多的人关注我。我可能是一名家居装饰师或酒店经理,然后我会每天穿着我定制的精致西装在城市间漫步。如果我们少拍一些场景,环游世界,看看早年生活的各个方面,那就太好了。虽然我希望如此,但事实上没有时间回头了。时间就是时间。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如果岁月可回头》获得了很好的收视率,但是有些观众觉得这个情节有些浮夸。你觉得这样的评论怎么样?

李宗翰:很难让每个人都同意。东东,我和耐雯是成熟的演员。我们一直在努力。既然我们敢于尝试,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负面的声音?我最近的微信也被炒了。从《安家》到《如果岁月可回头》,所有800年都不能“油炸”的人都被“油炸”了。我见过很多人说他们对这部戏仍然有同样的感觉。我认为这就足够了。

出演反派需要勇气

“翟云霄”是心理极限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您的《安家》刚刚播出,《如果岁月可回头》无缝连接。这是婴儿的节奏吗?

李宗翰:我真的不值得宝贝。有太多的人比我好。但是我没有想到。它在人群中播放。2019年,我实际上只制作了《安家》个剧本。演员是一个特殊的职业,尤其是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一年365天中有360天是演员。然而,在我父亲去世后,我特别感到了家庭的重要性。我现在不怎么开枪了。我经常选择和家人在一起。我认为没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就像黄九恒对傅静的一贯支持一样。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很多人说他们被你在《安家》中饰演的翟小芸逗乐了。对付这样一个恶棍需要很大的勇气吗?

李宗翰:那时,我正好处于人生中最瘦的时候,体重133公斤。很多观众觉得我看完这部戏后做了整形手术,我不想解释。那时,我想如果我能拍一场时装秀,我会处于最佳状态。我可以从48岁到44岁穿西装。

所以当他们找到我时,我很开心。我有一个好的团队,一个好的演员,一个好的编剧,但是读完剧本后,我有点傻。天哪,难道这不是继宋之后又一个要挨骂的人吗?而这个人更应该挨骂,宋也可以突围回去,但翟却是直奔主题,没有任何绕道,他是带着任务来的。后来,我在上海南京西路呆了一整天,来到一家小商店的拐角处。我身后站满了白领。看到他们的匆忙和疲惫,我想生活中有太多像翟小芸这样的人了。出来后,我回到微信,说我会玩。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近年来,你演过的很多角色都是反面角色,比如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的前夫秦,电影《恋爱先生》中的宋,电影《老九门》中的老刘,还有现在的翟。有些人甚至称你为“恶棍专家”,说你有一张“恶棍脸”。你觉得这个标签怎么样?

李宗翰:我近年来扮演的反派角色似乎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但事实上,我已经拍摄了近20年,在民国戏剧中我总是扮演好人。现在,当新一代观众长大后,他们只把我看成是恶棍。我认为坏人表演会更有趣,但是你必须用心生活。这个障碍是观众会如何责骂你以及你如何忍受。翟小芸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挑战了。

生活中是“精致型男”

按部就班消除负能量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在《安家》和《如果岁月可回头》,你向每个人展示了精致时尚的男人形象。你的生活是一样的吗?

李宗翰:从《恋爱先生》到《如果岁月可回头》,然后到《安家》,事实上,我和我的设计师一起参与了设计。我想展示中国男人对生活的细腻品味。我在生活中也注重外表。如果我一天要遇到几组人,我会根据不同的情况穿着。这是我一直在为自己要求的。我认为这也是对彼此的尊重和对生活的热爱。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你对影视圈里“中生代演员的生存困境”这个话题有什么看法?

李宗翰:我再也不知道了。如果你再次感到困惑,人们将依赖交通流量,你自己也没有办法与之抗争。我认为这是接受它的唯一方式,抓住你的心,一步一步地发挥自己的作用,顺其自然。我不能说没有无助,但我不想有消极的能量。

当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年轻人,但有人会把你当成孩子的父亲来看待时,这给了我一个暗示,你已经到了中年。当一些年轻演员冲上来时,你可能不是第一选择。但我会保留自己,我会有选择地过滤掉角色。现在所谓的“中年危机”都是自己定下的,40岁不糊涂,50岁知道命运。我曾经去旅行,看到一个80或90岁的老人坐在游轮上坐轮椅。他们告诉我他们将永远年轻。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从艺术20多年来,当你被称为“中华民国戏剧第一少年”并出演《徽娘宛心》 《梧桐雨》等经典作品时,你仍然活跃在表演的第一线。作为影视行业的“常青树”,面对行业环境的变化和命运的沉浮,你如何应对这些变化?

李宗翰:当我被中央戏剧学院录取时,我觉得我想成为一名演员。那时,没有“星”的概念。“平凡的头脑”这三个字对你来说可能听起来有点自命不凡,但我只是觉得用平凡的头脑来看待这个行业更舒服。不要每天躺在床上挣扎,我是不是更红了?我不那么受欢迎吗?我不想待在“尖塔”上。我认为电视剧的观众群体是不同的。大多数时候,追求只是一种追求,取决于你想成为“流星”还是“星星”。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