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影视被立案调查:巨亏10亿将被ST

长城影视被立案调查:巨亏10亿将被ST2020-04-13 11:15:25

业绩损失、并购风暴、多次引入战争计划“流产”,涉及许多诉讼和纠纷.长城电视台甚至“长城部”长期以来都面临着许多困难。


长城影视被立案调查:巨亏10亿将被ST
长城影视调查

“长城部”又有麻烦了。

4月12日晚,长城电视台宣布公司于4月11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该公司进行调查,因为该公司涉嫌非法披露信息。

此前,2019年11月9日,长城电视台、长城动画、天目药业三家“长城部”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该公司实际控制人赵瑞勇因涉嫌非法披露信息已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虽然立案调查的内容还不清楚,但可以看出长城电视台甚至长城部都面临着很多困难,比如业绩损失、并购、多次引入战争投资计划的“失误”、多次诉讼和纠纷、实际原告因收债而被法院“奖励”并被立案调查。

巨亏10亿将被ST

2月28日晚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长城电视台2019年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2019年,总营业收入为5.04亿元,同比下降65.15%。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9.74亿元,同比下降135.14%。

长城电视台解释说,由于市场需求和行业发展趋势的变化,再加上新业务和新渠道发展缓慢,部分子公司2019年的经营业绩没有达到预期。本公司聘请的具有证券期货资格的北京中通化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初步计算部分子公司商誉发生减值,出于审慎原则,本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最终商誉减值准备数据以本公司披露的2019年度报告为准。

在报告期内,公司坚持发展其主要的影视产业,其投资拍摄的《人民总理周恩来》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性革命主题。由于该剧是根据真实人物和事件改编的,相关部门需要进行严格而仔细的审查。同时,公司后期制作部根据反馈意见反复考虑,在保证情节完整准确的基础上,努力展现出优秀的艺术效果。目前,公司已将修改后的样品上报相关部门审核,并积极与相关部门沟通,争取尽快获得发证许可。届时,公司将根据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确认发行收入。

由于上游行业收益放缓和融资环境下降,公司融资费用和坏账准备金额增加。

2019年末,长城影视总资产14.62亿元,比年初下降50.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6.52亿元,比期初下降373.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1.24元,比期初下降373.46%。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如果长城电视2019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公司股份在2019年度报告披露后可能会受到特殊处理。

与“妖股”中潜股份“共享”牛散

股价全年飙升256%,市盈率接近1500倍,市盈率超过60倍……中签股票已成为a股市场的一只“巨股”。

值得注意的是,中签股份埋伏的牛三部分也与长城电视台“合作”。

中签股份在2019年中期的报纸上,突然出现了一批牛散进入前十名的股东名单,王、王分别持有113万股、158万股、116万股和104万股,总持股比例接近总股本的3%。

第三季度,和王的持股比例增加了4%

疯狂并购“后遗症”?

从2014年借壳上市到2017年,长城电视在四年内斥资28亿元收购了18家公司,包括6家广告公司、9家旅行社和3家现实生活中的娱乐公司。

就在长城影视借壳上市几个月后,长城部赢得了另一家上市公司——四川盛大,并将其更名为长城动画。自那以后,它还收购了至少7家动画或游戏公司,声称要建造“东方迪士尼”。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长城电视的总资产为8.22亿元,总负债为8.4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02.34%“资不抵债”。

6次拟引入“白衣骑士”未果

长城部也曾试图“自救”,但自2018年以来,在推出“白骑士”的六个计划中没有发现进一步的结果。

长城影视的实际控制人赵瑞勇和赵是父子。他们拥有长城影视、长城动画、天目药业三家a股上市公司,形成了a股市场的“长城部”。

1月20日晚,长城电视台、长城动画、天目药业宣布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赵瑞勇、赵飞昌与怀远集团、新龙租赁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怀远集团牵头与新龙租赁合作,通过增资扩股或债务重组,收购长城集团51%的股份。如果该交易得到相关部门的批准,各方将签署增资扩股和债务重组的最终协议,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化。

这不是长城部第一次计划推出“白色骑士”。

2018年资本链危机爆发后,“长城部”曾计划五次引进战略投资者,但没有追随者。

2018年9月,长城集团与天目药业第二大股东汇龙华泽投资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青岛环球财富中心达成合作意向。后者承诺给予长城集团13.5亿元的资金支持,以换取天目药业的实际控制权。然而,由于在核心条款上缺乏一致,合作破裂了。

2019年1月,长城集团宣布与江新工业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引入大量资金来拯救长城集团及其子公司,但最终没有取得进一步进展。

2019年4月和6月,长城集团、赵瑞勇、赵飞昌分别与诺森、恒平医学签署《合作协议》。诺森和恒平医学都表示,他们计划在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少于15亿元人民币,或以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与长城集团进行股权合作,但最终都没有结束。

2019年12月24日晚,长城电视台、长城动画、天目药业同时宣布,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将引进陕西投资公司和老凤凰进行股权合作,陕西投资公司和老凤凰将增加长城集团实物资产的资本和存量不少于20亿元,同时出资不少于15亿元现金参与长城集团后续的债务重组。

该计划立即受到监管部门的质疑,要求天目药业核实并补充披露陕西中投公司和老冯黄是否与天目药业和长城集团有关联,交易是否有具体计划和相应的时间表,协议对方是否有能力执行协议,如增资、扩股、债务重组等。

当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资料,发现长城引入的战争投资项目之一陕西中投公司是香港新威集团的。不过,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的综合资讯系统,后者在五年前已被取消。

实控人被法院千万悬赏追债

长城集团的1.3亿元贷款始于2017年。当时,长城影视先后向中国建设银行某支行发放了1.3亿元贷款,并质押了公司的应收债权。据杭州电视台报道,该行仅收回了原1亿元债权中的200万至300万元。

对于“长城”上市公司来说,他们也负债累累。

启新宝表示,去年以来,“长城”公司经历了股票冻结、被动减持、债务逾期等危机。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长城电视台总资产值为8.22亿元,总负债值为8.4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02.34%,导致“资不抵债”。长城电视和天目药业的资产负债率也很高,分别达到84.44%和82.07%。

作者/周莹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