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京飞:对观众最好的回馈不是取悦而是真挚

郭京飞:对观众最好的回馈不是取悦而是真挚2020-04-13 11:12:54

“我们的创作、镜头和表演风格都是真诚的、真诚的、真诚的。我们不玩游戏。我认为这是对我的职业和所有观众的尊重。”


郭京飞:对观众最好的回馈不是取悦而是真挚
@

郭京飞[微博]在“苏铭诚”之后还有一个代表人物“余焕水”。电视剧《《我是余欢水》》广受好评。以“工作”闻名的苏铭诚被“殴打”。以“工作”闻名的余焕水是“懦弱的”郭京飞说:“余焕水是给苏铭诚还债的。”

近日,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就新剧的相关话题采访了郭京飞。采访开始前,郭京飞就像他在网上展示的快乐形象一样,轻松地说,“我喜欢不相干的话题,我不能回答任何严肃的问题。”当进入正式采访时,郭京飞对表演的专注和奉献以及他对喜剧的理解和尊重立刻显示出一个好演员的修养,也让人们知道了银幕上“戏剧精华”背后的创作基础。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刘雨涵

接演“余欢水”带有使命感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在《余焕水》之前,你扮演的角色大多是精明强干的类型,如陆三金、罗飞、濮阳英、成等。余焕水懦弱的性格在你的演艺生涯中没有尝试过吗?你为什么决定拍这部戏?

郭京飞:首先,我非常重视这出戏,因为它是一出正午时分的戏。事实上,第一稿的剧本和现在的完全不同,但我先拿了。我相信剧本在午间戏后会调整得很好。但是我非常非常不安,因为我知道这个小家伙特别不好玩,也不讨人喜欢。此外,整部剧的12集都是关于余焕水的。我没有这么漂亮的脸蛋来支撑,所以我尽力让每一个环节都非常细致。

这出戏既荒谬又现实。导演给它添加了一些浪漫的东西。我们决定了整体的拍摄风格,然后放映了这部戏。这似乎很荒谬,但它实际上是一个隐喻,浓缩了生活中的许多情况。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可能更荒诞或荒谬。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有网友评论《我是余欢水》,“大家都笑余焕水,大家都是余焕水”。人们认为你在现实生活中扮演了一个底层的小家伙,并且戳了痛处。你是如何控制好这个角色的?

郭京飞:没错,“每个人都是余焕水”。我不认为这个时代有什么大人物。每个人都生活在裂缝中。生活总是不如我们大多数时候喜欢的那样美好。例如,我现在想减肥,但我就是下不了决心,每次我饿了,我就觉得委屈。但是我必须对观众负责。继续这么胖对我来说太可怕了。当我接手这出戏时,我告诉自己要有使命感。这是一部我献给所有成年人的戏剧。我非常喜欢这个角色,不太在意名利。我真的希望我能为生活在社会夹缝中的人说话,包括我自己。

在创作时,我们整个团队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这一次我们想摆脱所有那些傻笑的东西。尽管它们让公众满意,让观众更喜欢它们,我们还是大胆地摆脱了它们。在我看来,对观众最好的反馈不是取悦观众,而是对观众真诚。因此,我们在创作、镜头和表演风格上都是真诚的、真诚的、真诚的。我们不玩游戏。我认为这是对我的职业和所有观众的尊重。

我想我是一个为观众服务的演员。我想很好地为观众服务。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出路,用健康正确的价值观去面对生活中的痛苦。事实上,除了濮阳流苏,我会尽我所能为每一个角色和角色添加这样的价值。

为了“摔跤”大动脑筋

齐鲁晚报齐鲁1:余焕水的角色可以说没有主角的光环。网友们对你有一种特殊的爱,那就是余焕水得知自己身患绝症,从医院晕倒的那一幕。那时,你脸朝下摔了两次。为什么敢于选择这样一个悲剧性的陈述?

郭京飞:我必须澄清那个场景。首先,我恐怕其他同事也会这样做。第二,我也不喜欢演员以这种虐待狂的方式来讨好观众。当时,我向导演提出了这个问题,我说这个问题一定很严重,必须深入每个人的内心。事实上,国外有可以作为“假土地”的技术,但成本很高,我们的生产团队不需要在这方面花那么多钱。我们想出了一个主意,用抛光的泡沫板垫地面,然后在上面铺上绿色的布,这给后期的特技教师带来了很多麻烦。然而,我们花在这个想法上的时间和精力仍然是值得的。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余焕水和苏铭诚是两个对立的角色。你觉得你和余焕水还是苏铭诚更亲近?塑造像余焕水这样的小人物有什么困难?

郭京飞:我不像余焕水或苏铭诚,我像陆三金,哈哈哈。

事实上,塑造任何角色都不容易。困难在于你必须扮演这个人的外壳,也扮演这个人的灵魂,同时确保真诚。如果你只是模仿一个人,这种表演实际上是低级的和哗众取宠的。事实上,这是一种“巫术”,作用于一个角色的内心,分享他的痛苦和快乐。它是灵魂的占有,有一些表演训练方法。

齐鲁晚报齐鲁1: 《我是余欢水》只有12集,相当于日剧和韩剧的大小。这种紧凑简洁的节奏在国产剧中很少见,观众都说这是一部快节奏的良心剧。

郭京飞:这很快吗?这难道不是一部普通戏剧的节奏吗?据我所知,许多观众以双倍和四倍的速度看电视剧。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观众?我们必须切断一切应该切断的东西,这难道不是对观众的尊重吗?这就是讲故事应该是什么样子。

高级喜剧的底子是灰色

齐鲁晚报齐鲁一:当观众看《我是余欢水》时,他们又笑又哭。你认为这出戏应该被认为是喜剧还是悲剧?有些人认为这是你从喜剧演员的转变。

郭京飞:这显然是一出悲剧。我对喜剧的看法是,喜剧的底部一定是灰色的,一定是悲伤的,这是高级喜剧,否则就叫肥皂剧。喜剧在被着色之前必须有一个灰色的底部。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那将是一场闹剧。

我只是喜欢用喜剧来表达自己。我不认为我是喜剧演员或悲剧演员。我不认为这需要被带到下一个层次,只要每个人都喜欢看电影。

齐鲁晚报齐鲁一分:《我是余欢水》目前在豆瓣得了8.5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你对这个分数满意吗?

郭京飞:我看了观众的评论和豆瓣评级。我很高兴大家都喜欢它。我对我这次的表现也很满意,因为我创造了另一个角色,一个如此纯洁的小家伙。事实上,这是我上大学时的一个盲点。我不会创造这样的角色。可能长大后有很多生活经验,发现扮演这种角色是可以的。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从《琅琊榜2》到《都挺好》,再到现在《我是余欢水》,你已经出演了三部正午太阳制作的电影和电视剧。你觉得你和制片人的合作怎么样?

郭京飞:中午真的是我的第二个家。我们经常在那里聚会。我们喝酒、聊天、谈论职业,尤其是在我演戏剧的时候。我非常感激中午。它让我感到非常安全,非常温暖,并能激发一个演员所有的创作欲望。有了中午的合作,我只需要轻松地去创造,而不用担心其他任何事情。

因为电视剧不是关于一个人的,而是关于一群人的。你真的想努力吗?你真的想创造吗?我认为只要这是一部午间剧,我就非常信任它。我可以给我任何角色。这就像如何做一个好的秋天,让我们一起使用我们的大脑。事实上,这件事在一般剧组里,每个人都不会去掰这些细节,你摔下去,反正是跳水。但是这支队伍,每个人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这个想法,认为这个秋天真的要好好的秋天。导演总是为我感到非常抱歉,说你不应该这样打架,即使你在上面放一块木板,那也会很痛,然后我们都试了试。

我们在现场也很民主。每个人有想法时都会举手投票。一旦投票通过,我们将决定这样做。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