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钧为《清平乐》喝“洗脚水” 演戏时对手很重要

刘钧为《清平乐》喝“洗脚水” 演戏时对手很重要2020-04-20 16:12:04

“一些观众说我在这个场景中喝了洗脚水。事实上,一架飞机被安置在我的上游。整个拍摄团队中有七八个人光着脚站在河里。我只喝了他们给我洗脚的水!”


刘钧为《清平乐》喝“洗脚水” 演戏时对手很重要
刘军肖像
刘钧为《清平乐》喝“洗脚水” 演戏时对手很重要
刘军剧照

原标题:刘军:演完一些歌剧后,我发现演歌剧越来越难了。

在流行剧《《清平乐》》中,演员刘军扮演了宋代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他的表演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每个人都很快联想到记忆中“先忧天下,后忧天下,后乐天下”的高尚高尚的人。在历史的真实与戏剧的张力之间,刘军以一场精于由内而外的精彩表演,给观众呈现了一个生动的范仲淹形象。

20年前,刘军以顺治皇帝《康熙王朝》的角色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挑战各种类型的角色。他最出名的名字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生骨长生骨。刘军扮演的是老练圆滑的封建家长,但在《清平乐》范仲淹,观众看到了刘军,他展示了另一种银幕魅力。

近日,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采访了演员刘军,并邀请他谈谈表演和角色塑造。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

记者石雯静

演范仲淹忐忑不安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范仲淹是一个真正的历史人物。你如何理解和把握这个角色?

刘军:得到这个角色后,我真的觉得这个角色很难塑造。这不是《范仲淹传》。他只是剧中的一个群像。这个角色在历史上非常重要。他必须给戏剧增添色彩,对时代负责,顺应历史。如何做好它真的让我痛苦和焦虑了一会儿。

为了准备这个角色,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阅读了范仲淹的文学作品,也查阅了一些与宋代宫廷有关的史料,了解了范仲淹所处的时代,读过哪些书,以及他为什么有如此伟大的文学成就。我们只能从我们找到的信息中补充和想象这个角色。

宋代的知识分子都是非常刚健的,他们也是历代的官员。然而,范仲淹不是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他更像是两宋时期的精神领袖和偶像。通过阅读《岳阳楼记》,我们都知道范文正关心国家和人民,热爱世界。他有一颗宽广的心,伟大的感情和伟大的模式。他的评价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这个角色不是一个生活方式的角色。如果他的性格和气质处理不好,他就容易教条化和不踏实,观众就会打瞌睡。如何让书中的人物鲜活起来太难了。

要解释这个角色,外部形象仍然是第二位的。最大的困难在于如何展现人物的精神气质,并让观众相信这就是写“先为世界担忧,后为世界担忧,后为世界享受”的人。不管一个演员的演技有多好,不管他天生多么放松,如果这个核心没有任何东西,观众都不会相信,那么这个角色就会被毁掉。我从未扮演过如此具有高度历史意义的人物。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观众对我的角色的评论实际上令我非常不安。从现在开始,每个人都认为这并不坏,他们的心只稍微坚实了一点点。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范仲淹被流放到周目,但依然豪放不羁。他喝了两杯,一下车就即兴创作了《萧洒桐庐郡十绝》。这出戏的观众非常热情。每部戏都必须考虑表演的细节才能使角色精彩吗?

刘军:范仲淹在这本戏曲书里来到桐庐,一看到美丽的风景就开始写诗。当我们拍摄时,附近有一条河。我和导演讨论过,我必须脱鞋去河里。主任同意了。河底的岩石覆盖着苔藓,非常滑,所以我赤脚慢慢地走着。结果,他弯下腰,喝了两口河水,然后对着山川美景吟诵《萧洒桐庐郡十绝》。

有趣的是,一些观众说我在这个场景中喝了洗脚水。事实上,我没有喝自己的洗脚水。我还在我的上游设置了一个座位。整个拍摄团队有七八个人光着脚站在河里。我只喝了他们的洗脚水!

事实上,表演并不取决于设计了多少东西,而是取决于表演是否准确,观众是否认可。例如,范仲淹上朝时,他的眼睛和形体都没有细节可琢磨。每个人都诚实地站了起来,观众的语调和节奏以及邀请符合历史人物。范仲淹有许多这样的角色。很难说如何弄清楚演出的细节。

演戏时对手很重要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圣戈在《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深深扎根于人民心中。他在《清平乐》再次扮演宋朝政府官员时,这两个角色怎么会完全不同呢?

刘军:《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之前,我不知道我能演圣戈这个角色。我只能说我试了一试,但当导演说你可以演得很好时,我很感动。然后我努力准备,最终我扮演的角色得到了认可。在这方面,我非常感谢张导演、制片人等人。在《知否》的配合下,直到《清平乐》导演才向我保证要演范仲淹。

我觉得每次我接受一个不同的角色时,与其说我在挑战自己,不如说我在不断发现自己和我拥有的潜力。

圣戈和范仲淹都是宋朝的官员。他们说话都很优雅。他们穿着同样的官方服装和帽子。拍摄《清平乐》时,《知否》正在广播。这两个屏幕角色被分隔得很短。观众仍停留在对《葛》的认知上。如果这两个角色稍微相似,角色可能会折叠。这两个字符必须严格区分,不能有任何相似之处。

这两个角色的表现方式不同。圣戈的表演更多的是来自外部。他可以通过许多动作剧、眼神交流剧和面部表情剧来展现角色的个性。他如何走路、坐着、在家和在法庭上。他的机智、敏感和诺诺本身就能设计出许多表演细节。然而,范仲淹更多的是从内心准备这个角色,深入到他的精神世界。“不要为事情高兴,不要为自己悲伤”这句话很棒。这个伟大的领域已经说服了全世界无数的学者。通过他的所作所为,他必须找到这种精神品质,找到人们内心对国家和人民的担忧。因此,范仲淹的表演不应该有太多的外在表现或被细分。表演应该干净、整洁、大气,以显示他的宽宏大量。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清平乐》,你和俞恩泰微博]都是表演艺术学校的演员,演过很多对手戏,包括之前《知否》,所有好演员都演过飙车。每个人都会做些什么来诠释这个角色吗?

刘军:事实上,剧本已经很扎实了,演员们的拍摄氛围也很好。演员们已经很好地完成了剧本的内容,角色也已经很好了。例如,我在剧中更多地扮演了演颜姝的余恩泰。我们会在拍摄前一起反复排练。每个人都觉得这出戏没什么问题。我们开始拍摄,整个过程很顺利。每个人都很专业,每个人都用对角色的理解来完成每一场戏的表演。

扮演对手当然很重要。如果每个人都认真对待交流和创造,那么对手给你的和你给他们的会有所不同。它将是真实而生动的。不仅是对手,整个创意团队营造的氛围也会影响到每个人的整体表现。

一直很享受拍戏的过程

齐鲁晚报齐鲁1:刚才我提到了焦虑。在拍摄了大量的戏剧并积累了各种角色之后,我会经常对挑战新角色感到焦虑吗?

刘军:收到剧本后,我决定播放它,并开始进入焦虑期。我感到不安,不知道如何演奏。我的经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拍了一些戏,但我觉得越来越难演了。

然而,角色在早期感受到的痛苦和压力越大,整个创作过程就越快乐。只有当痛苦和焦虑依然存在时,我们才能真正一点一点地接近角色,走进角色,当角色真正被拥抱时,所呈现的角色才能被演员自己理解,才能生动活泼。

你扮演的每个角色都是不同于过去的创造。就像旅行一样,你付出了很多,收获了很多。整个过程非常漂亮。经过这么多年的拍摄

刘军:如果我不满意,那是因为我没有创造出更多成功的好角色和更好的作品来代表我自己的水平。然而,另一方面,我很满意。在这个行业摸索了20年后,我仍然能够被人们所认可,并且有自己的角色可以扮演。我也很感激我没有被这个行业淘汰。

这个职业给我带来了很多,给我带来了现在的生活,给我带来了20年的经历,遇到了很多人,遇到了很多事情,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欢乐和悲伤,但是长大了,成熟了。到目前为止,我仍然尊重这个职业,并希望我的作品能给观众带来积极的能量,在娱乐他们的同时激励他们。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